首页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俄专家: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战争100%会爆发,甚至有可能是核战争

2022-01-17| 发布者: 来安百事通| 查看: 135| 评论: 1|文章来源: 互联网

摘要: 据《参考消息》1月12日报道,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安德烈·科尔图诺夫在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网站上发表......
永久免费的pdf转换 https://www.woniuppt.com/chakanhebianji/171.html

据《参考消息》1月12日报道,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安德烈·科尔图诺夫在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网站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俄罗斯与西方:希望与失望交织的30年》的文章。科尔图诺夫在文章中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回顾苏联解体后俄罗斯30年的历史,莫斯科和西方的关系在多大程度上是具有确定性的?是否可能出现双方分歧和冲突减少,合作更加广泛和稳定的可能性?抑或是俄罗斯与西方的战略性分离从一开始就不可避免?以及如若事实果真如此,这种战略性分离在何时以何种方式体现?

科尔图诺夫指出,目前来看,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矛盾集中在乌克兰问题上,自2014年的乌克兰颜色革命以来,西方国家就一直试图通过推进战线来逼近俄罗斯,而俄罗斯则通过支持东乌武装来回击西方。但科尔图诺夫同时表示,就现实而言,在1991年的时候,包括西方国家的许多人都认为,只要有政治意愿和合作愿望,俄罗斯与西方的矛盾和差异是可以被轻易抹平与弥合的。然而接下来的30年时间里,现实同样反复证明了一件事,即曾经的现实,曾经人们一厢情愿所认定的事情是错误的。乌克兰问题或许是一个象征性的事件,但并不是主要原因。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在关于现代与未来的国际秩序应当如何建立和运行这件事上存在原则性分歧,这使得双方的“最终和解”难以开展。

另一位俄罗斯专家、俄罗斯知名政治学者、俄罗斯中东研究所所长叶甫根尼·萨塔诺夫斯基则自2020年以来便一直向俄罗斯国内警告这样一件事,即俄罗斯与西方之间必有一战,战争已经无法避免,只是一个时间问题。2020年的时候,萨塔诺夫斯基表示,西方国家对于俄罗斯御用反对派领袖纳瓦利内和白俄罗斯反对派领袖季哈诺夫斯卡娅的关注和支持明显上升,并且成功炒作起了多轮针对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舆论攻击,这表明一场针对俄罗斯的战争即将到来。

2021年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客观上印证了萨塔诺夫斯基的部分言论,这一年里俄乌边境两度出现紧张局势,虽然最终以双方各自退让一步结束,但不难看出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仍处在一个较为紧张的状态。白俄罗斯同样遭受到了两轮影响较大的舆论冲击,先是2021年5月份的客机迫降事件,让西方针对白俄罗斯“独裁专权”的行为进行了一轮指责;随后是年末的难民问题叠加中立外交风波,白俄罗斯在这期间鼓励和帮助难民前往欧盟国家,以及披露立陶宛边防部队殴打甚至是杀害难民的行为引发了西方的强烈不满。可以说,俄罗斯的处境并没有比冷战末期的苏联好上太多,而试图在俄罗斯和西方之间保持中立的国家,如白俄罗斯等,更是被直接视作是俄罗斯的盟友伙伴。这种二极管思维也就只有在西方舆论场上才会如此普遍地存在。

2022年初,萨塔诺夫斯基结合过去两年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又再度提起了战争风险。他表示,俄罗斯与西方间的战争100%爆发,主要问题是战争何时开始,以及俄罗斯是否准备好了。萨塔诺夫斯基表示,不能够排除双方之间的战争从常规战争上升到核战争的可能性,美俄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拥有战术核武器的国家。美国自特朗普政府时期开始大力重振本国战术核武库,并且悍然撕毁《中导条约》,重新开始建设中程导弹部队,想要重新将核阴云带回世界,只不过冷战时期核阴云笼罩在整个欧洲,而现如今可能会集中在东欧和俄罗斯欧洲部分,老欧洲部分相对来说要安全一些罢了。

实际上,核阴云扩散的风险不仅集中在东欧地区。在美国坚定打压中国的既定战略下,其不惜违背《核不扩散条约》,也要向澳大利亚输出核潜艇。可以认为,在美国的积极活跃下,世界范围内爆发核战争的风险是在不断上升的。哪怕是稍早之前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联合发表声明,坚决反对核战争,也仅仅是稍稍安抚人心,并不能够代表美国不会继续在与核武器相关的议题上操弄是非。

科尔图诺夫在自己的文章中曾经提到,苏联刚刚解体之际,包括西方的一些人和俄罗斯几乎所有人在内,都对接下来的俄罗斯与西方交往抱有极高的期望。如果此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能够像二战刚刚结束时那样,用一个新的“马歇尔计划”来援助俄罗斯,接纳并吸收俄罗斯,可以说彼时靠着反苏和亲西方上台的那一批俄罗斯政客们将会像现如今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的这批政客们一般,牢牢把控着俄罗斯的政坛,不会让任何反西方甚至是敌视西方的政治势力坐大,更不可能出现亲西方政客被迫反西方的情况。需要知道,无论是普京还是拉夫罗夫,无论是梅德韦杰夫还是米舒斯京,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抱有对西方的高度好感和亲西方的立场。

不过略显讽刺的是,经过了几十年的演变,冷战结束时的美国已经不再是二战刚刚结束时的美国了。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罗斯福之后的美国人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来确保不再出现第二个罗斯福。当大政府被拆解成小政府,当政府从代表部分人民和政治集团的利益变成代表政商军工复合体的利益,美国再无可能拿出第二个马歇尔计划,来确保自身霸权的长治久安。这无疑是一件极其讽刺的事情,因为从总量上来看,美国人所占有的资源远超以往;但从分配方式来看,美国人对于“我全都要”的欲望也远超以往。美俄乃至于美国与世界其他各国的矛盾,正源于此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收藏

最新评论(1)

Powered by 来安百事通 X3.2  © 2015-2020 来安百事通版权所有